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机构 > 画廊 > 正文

画廊配货,艺术世界的“新冠”?

来源:hiart 作者:吕晓晨 时间:2022-04-19 阅读:
导读:每间画廊都有畅销型的艺术家,他们往往一作难求,吸引了众多藏家心甘情愿排队;同样也有市场较为冷门的艺术家,暂时处于销售洼地。叫座的自然不愁卖,那么另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市场该如何推进?其中,配货就是一个画廊常见的选择:将热门作品搭配冷门作品一...
每间画廊都有畅销型的艺术家,他们往往一作难求,吸引了众多藏家心甘情愿排队;同样也有市场较为冷门的艺术家,暂时处于销售洼地。叫座的自然不愁卖,那么另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市场该如何推进?

其中,配货就是一个画廊常见的选择:将热门作品搭配冷门作品一起打包出售给藏家。和高端奢侈品的配货及潮流玩具“热款+非热款”销售类似,本质为捆绑销售,靠明星产品带动全线产品。

那么,配货是否合理?对艺术家而言公平与否?对长期的市场有哪些影响?藏家又是怎么想的?为此,我们邀请了包括画廊从业者、收藏家在内的10位艺术市场业内资深人士,谈谈他们的看法。
画廊配货,艺术世界的“新冠”?
 
“配货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收藏家李苏桥曾经在国内的某画廊遇到过配货,被要求多买一位艺术家的作品。但最终“掂量一下自己,并没有那么爱那个艺术家的作品,也没有那么有钱和爱面子,就放弃不买了。”李苏桥说道。
李苏桥
收藏家
李苏桥
收藏家
在他看来,禁售谈不上公平与否,参与买卖的双方都是规则的制定人,“愿打愿挨的事儿。但是配货对热门艺术家和搭售艺术家都是一种公开的不加任何掩饰的当众羞辱。”

王英菡

青年藏家、艺术时尚平台「英菡辞典」创办人
王英菡
青年藏家、艺术时尚平台「英菡辞典」创办人
除了上述提到的搭配其他艺术家作品销售之外,青年收藏家王英菡还遇到过另一种情况:需按照1:3的金额比例,打包购买画廊的其他作品。这意味着她要多付出3倍的价格,才能把自己原本心水的作品一起带回家。“从严肃的收藏角度来说,按照金额配货不是很合理,毕竟不是杠杆;并且对艺术家而言也不是很尊重。”王英菡这么认为,迄今为止她也还没有接受过配货。如果想买的作品需要配货,她的想法是要么不买,要么去二级市场。
王英菡家中一隅的藏品,何翔宇《6个柠檬》、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The Collector》、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Sections》
王英菡家中一隅的藏品,何翔宇《6个柠檬》、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The Collector》、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Sections》

毛壮

艺术藏家
毛壮
艺术藏家
但也有藏家表示可以接受画廊配货,比如毛壮。尽管目前为止他在熟悉的画廊购买作品时没有遇到过配货。“如果非常喜欢,配货的比例合适,而且可以有一些挑选的余地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碰到配货是很固定的几选1,而且配货作品的总价是想买作品价格的数倍,无论内心还是财力都无法接受,错过就错过了。”对毛壮而言,与其在画廊中排队很久,感觉要轮到自己了但又买不到作品、被画廊各种找借口搪塞,不如画廊提前告知藏家能买到作品的一些条件。

毛壮家中的收藏,日本艺术家山本麻友香《小熊皇冠》 128.3x95.6cm 布面油彩 2021
毛壮家中的收藏,日本艺术家山本麻友香《小熊皇冠》 128.3x95.6cm 布面油彩 2021
画廊为什么要配货?
 
 
毛壮的想法某种程度上也呼应了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资深总监许宇对当下一部分藏家收藏心理的分析:“在今天这个完全被社交媒体左右了视野的艺术市场来说,没有人在乎配货,更多人在乎的是能不能买到东西,收藏变成了一种情绪化的选择。”尤其在如今instagram信息泛滥的影响下,收藏逐渐掺杂了社交、人情属性,泡沫从四面八方涌入艺术市场。

许宇Leo Xu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资深总监
许宇Leo Xu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资深总监
在许宇看来,画廊配货就像艺术世界的新冠病毒,不能消灭,只能共处。有的大画廊运营成本高,需要更多业务收入;小画廊则更需要赚钱,支持艺术家展览,同时也能给学术叫座的艺术家交代;而画廊的销售代表需要生存,要考虑业绩问题……综合种种因素,配货就成了最实用、最能够快速达成目标的方法。
 
但超级画廊往往意味着拥有明星艺术家阵容、抢手的作品、丰富的藏家资源以及更强的话语权。在配货问题上,也无疑占有更多主动权。那么对于中小画廊而言,配货是可行的吗?

孙士娴

CLC Gallery Venture联合创始人
孙士娴
CLC Gallery Venture联合创始人
在CLC Gallery Venture联合创始人孙士娴看来,配货是在市场供需关系不对等情况下,基于事实基础上的营销策略,也是画廊整体营销方式的一种。只与艺术家供需关系和画廊主的决定有关。目前CLC画廊并未实行配货制度,但在分配作品时,会考虑哪些藏家更支持画廊的整体发展,和认可画廊推动的方向。

黄亚纪

亚纪画廊创始人
黄亚纪
亚纪画廊创始人
来自中国台湾的亚纪画廊负责人黄亚纪认为,配货某种程度提升了部分中小画廊的竞争力。根据她的观察,近些年不少台湾画廊都实行过配货,但是愿意接受的藏家相对较少,在这样的机制下,新藏家获得国际热门作品的机率在降低。在她看来,“配货所显示的是艺术市场的扩大,背后牵涉的是艺术品资产化与投资化的倾向。至于画廊如何使用配货机制,各画廊针对不同艺术家也有不同策略,很难一言蔽之。”
 
据悉,亚纪画廊下半年将会带来一位新合作艺术家的展览,过去这位艺术家在其他画廊已是档档售罄。展讯风声一出,也吸引了不少过往藏家前来询问。当我问道是否计划采取配货策略时,黄亚纪表示销售并非是最重要的目标:“我们倾向把他的作品place到更具市场影响力的藏家手上,否则若只是买卖作品,他没有必要迁至我们画廊。”
亚纪画廊展位现场,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2021。图片来源:亚纪画廊
亚纪画廊展位现场,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2021。图片来源:亚纪画廊
但也有画廊并不拒绝配货制度。据北京某画廊主A透露,其画廊选择的是比较“温和”的配货方式:当某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有太多的排队藏家时,会根据作品的风格趣味,整理出画廊内其他近似风格、且能马上拿到的艺术家作品清单一同推荐给藏家——通常都是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藏家,甚至有的配货作品比藏家原本预定作品的价格更高。藏家可以选择拒绝,但接受配货则会在购买原计划作品时获得优惠或者提前选择权。A表示,因为都是成熟的藏家,且推荐的作品也符合藏家口味,因此目前这种方式的交易几乎都是成功的。去年该画廊有1/3的销售额都是通过这样的配货带动的。但同时A也指出:“强制性、清库存式的配货是对藏家和艺术家的不尊重,不但伤害了画廊和藏家关系,也很难给艺术家交代。通过这种方式建构的交易也是不牢靠的。”
徐文
Kenna Xu画廊负责人
徐文
Kenna Xu画廊负责人
在后疫情时代,画廊的发展需要快速的资金回流,艺术市场造星加速,但年轻艺术家价格又偏低,种种原因都催生了画廊配货的产生。KennaXu画廊负责人徐文对配货持有理解但不赞同的态度,但同时他也承认,配货在短期内快速拉动的艺术家市场,同时一定程度上也是画廊跟买家建立认知的过程,能帮助画廊分辨买家是否是炒家。
酒仙桥一姐
《Hi艺术》专栏作家、资深艺术市场从业者
酒仙桥一姐
《Hi艺术》专栏作家、资深艺术市场从业者
这与酒仙桥一姐的看法不谋而合:“配货是对新客户财力和诚意的一种测试,其次画廊还可以通过配货,强行拓展某艺术家的市场盘面,让很多之前不接触这个艺术家的客户,成为市场的一部分。”一姐直接指出,在配货问题里,画廊才是最大的赢家。“又能推动全线产品销售,赚钱,又能拉藏家下水,强行开拓市场盘面,这简直太香了。”
谁配谁?公平吗?
 
 
热门艺术家作品搭配冷门艺术家作品,或是热门艺术家的滞销作品,是艺术市场中常见的配货方式,即靠明星产品带动全线产品。但这和奢侈品配货也有着本质区别:奢侈品产品有一定实用性,比如被配货的包包能背、能卖,尽管值钱程度或许较低;但有的艺术家作品商业性很低,酒仙桥一姐就直接指出:通过配货这样的作品来追逐原本心仪的目标作品,跟目标作品直接涨价没有任何区别。尽管当时被销售出去,但这类作品的归宿不难预见:砸在藏家手里、在库房里得不到妥善保管而损坏、占用空间而被嫌弃、被藏家继续转手最后不知所终……更重要的是,有的被配货的艺术家,在其他地域市场中或许并非处于被配货的地位,被这也会导致他们的市场表现不均衡,从而传递出虚假信息。
 
对此,王英菡也提到了她的观点:“对被配货的艺术家而言,他们的作品往往是现阶段市场表现不那么亮眼的。因此配货对他们的影响主要还是在一级市场中更容易被销售掉,但是不会很快影响到他们的二级市场,甚至对他们的二级市场也是一种伤害。”

王英菡家中的藏品,中国香港艺术家李杰(Lee Kit)《Dip in the Water》
王英菡家中的藏品,中国香港艺术家李杰(Lee Kit)《Dip in the Water》
与此同时,有人表示理解,比如在毛壮看来,画廊如果用心挑选与运营艺术家,就算针对个别艺术家偶尔采取了一些配货模式,也可以健康运行下去。“衡量标准是看画廊是为了收益最大化,还是为了对每一位合作艺术家的长远考虑,以及照顾优质藏家的想法。”
 
尽管艺术市场的流行趣味变化莫测,艺术家们的受欢迎程度也可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无法保证今天的配货艺术家十年后依然还是市场明星;但今天被配货的艺术家们,谁又来为他们未来市场的真实性负责呢?
教育比倾销更重要
 
合作了众多抢手艺术家的贝浩登画廊,几乎每一档展览会都引起众多藏家排队,但目前坚持着不配货的原则。贝浩登上海与香港资深总监Uli Huang认为,热门作品的销售需要平衡所有藏家的利益,而推动其他艺术家需要的是画廊的指引、宣传、教育,而不是配货。当客人不喜欢被配货的作品时,往往会选择转手,这对艺术家和画廊而言都是一种伤害。
Uli Huang
贝浩登上海与香港资深总监
Uli Huang
贝浩登上海与香港资深总监
Uli Huang从2013年加入贝浩登,他见证了多位艺术家从当初鲜有人问津到如今炙手可热,也时常遇见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排长队的现象。“就算有藏家反过来说可以接受配货,我们也不会答应,因为销售是整个团队的事,我无法保证你配货就能拿到某个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希望和客人的关系都是稳定的,不会给彼此带来麻烦的。”Uli Huang表示,宁愿少卖点作品,也要让每件作品进入最安全的藏家手中。
画廊配货,艺术世界的“新冠”?
 

“艾迪·马丁内斯:所指非月”展览现场,贝浩登(上海),2021

摄影:包梦琪。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艾迪·马丁内斯:所指非月”展览现场,贝浩登(上海),2021
摄影:包梦琪。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每一次展览,所有亚洲团队的高层都会一起开会。我们会看客人的收藏,看他能对推动艺术家市场带来怎样的帮助,从而甄选出最优质的客人……尽管我们不配货,但我们有着非常严格的禁售条约。”Uli Huang透露。在他看来,藏家接受配货是为了买到更抢手的东西,可是往往忽略了作品所能带来的舒适感;而这种艺术品所能带来的共鸣,才是身为画廊从业者更应该为藏家普及和服务的。
画廊配货,艺术世界的“新冠”?
 

“陈可:包豪斯女孩/房间”展览现场,贝浩登(上海),2021

摄影:包梦琪。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陈可:包豪斯女孩/房间”展览现场,贝浩登(上海),2021
摄影:包梦琪。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加藤泉个展于贝浩登(纽约)现场,2021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2020 Izumi Kato.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加藤泉个展于贝浩登(纽约)现场,2021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2020 Izumi Kato.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教育,也是徐文认为画廊从业者工作的重心。他曾说过,在深圳这样一座新兴城市开画廊,最大的特点就是未来充满可能性。这里的藏家能接受新鲜事物,艺术品味更多样性、更开放。他见过许多看似冷门的作品都被深圳年轻的藏家接受,因此对当地的市场充满信心。“比起配货,我们更应该和藏家把艺术门类讲清楚。在疫情时代,藏家无法到现场看作品,很多平庸的作品都通过修图被销售出去,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很多看似冷门但实际很好的作品让更多群体了解接受?画廊不应该特别指向性地把某个艺术家倾销给藏家,而是推荐给适合他的藏家,更不能把作品当成商品一样配掉。”
配货养了很多懒人,
还把油水扔给杀猪盘
 
 
和贝浩登画廊一样,卓纳画廊也拒绝配货机制,他们更愿意在甄别客户上投入巨大精力。据悉,几乎卓纳的每档展览短则都需要一周,长能达一两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分配买家,有时一两天只能决定一件作品的去向。尽管落实起来会很“痛苦”,但许宇表示:“我们不在乎艰涩的作品是不是能快速卖掉,而是每件作品都能找到理想的藏家。”
 
比如2021年美国艺术家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在卓纳画廊纽约空间举办了一场个展,画廊团队足足花了两个月时间来调研艺术家在美术馆收藏的分配,最终帮助其完成更深度的机构收藏;而另一位艺术家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在卓纳纽约的个展适逢其大都会博物馆的个展同期,展览作品受到全球各地藏家追捧。卓纳画廊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从不同地区、机构、私人等角度完成了作品的分配。

卓纳画廊纽约展览现场,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新画作,2021年

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卓纳画廊为感谢和支持亚洲藏家,在去年至今也有系统地把艺术家近作纳入亚洲展出的规划里。
卓纳画廊纽约展览现场,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新画作,2021年
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卓纳画廊为感谢和支持亚洲藏家,在去年至今也有系统地把艺术家近作纳入亚洲展出的规划里。

卓纳画廊纽约展览现场,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夜半钟声,2021年

摄影:Kyle Knodell。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卓纳画廊纽约展览现场,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夜半钟声,2021年
摄影:Kyle Knodell。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因为有多年的经验累积形成的专业判断、相对充沛的财力,卓纳画廊有足够的时间成本为每一件作品甄别买家。作为国际画廊的亚洲代表,许宇的工作除了将更多国际艺术家的作品介绍给亚洲市场,还肩负着为中国藏家正名、树立中国客户典范的责任。在他看来,每一个国际画廊的中国代表手中的王牌,只有自己的学识和客户。“就算你跳槽画廊,西方大牌艺术家们随你跳走的几率很小,西方机构们被你牵着鼻子走也更不可能,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围绕你的客户工作。你不可能只靠耍嘴皮、炒热门货、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去卖作品……如果只是想利用配货这么短平快的方式,那么会养很多懒人,也把艺术市场的油水扔给了躲在instagram背后的‘杀猪盘’们,这是非常恶劣的结果。”

卓纳画廊ART021展览现场,2021年,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卓纳画廊ART021展览现场,2021年,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画廊的每一次成功配货,都是买卖双方接受的结果。稀缺的抢手作品、藏家势在必得的收藏心理、画廊现实的生存需求……都促使了每一次配货的发生。这把双刃剑在滋生了种种弊端的同时,也解决了一些问题。时至今日,依然是一道无解的题,正如许宇所说:就像新冠一样,既然不能消灭,那该如何共处?

责任编辑:小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隐私政策版权归属广告服务网站地图侵权投诉
Copyright © 2020 Shh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书画艺术,书画中国 | 投稿|收藏:189-10763255
嘉合信息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津ICP备20001948号-2  备案中 津公网安备 12011402001265号
Top